新奥天气:

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 >> 副刊 >> 正文
尽在疏淡山水中
来源:武进日报 作者: 日期:2019-10-08  报料热线:86598222

  人物档案

  杨可迪,1972年出生于横山桥镇。擅写意国画,现为省美协会员、武进画院特约创作员、武进美协副秘书长。多次参加中国美协主办的大展,参加首届中国写意画展、辉煌浦东中国画展等。

  杨可迪看起来就是一个艺术家,黑发扎成马尾,络腮胡子近几年有些花白了却更添魅力。言语不多,目光平和,劲瘦的右手执笔,挥洒水墨,自成丘壑。他不追逐时势、人情与名利,只关心笔墨、色彩与山河。许多人会嫉妒这份纯粹,然而对于杨可迪来说,洒脱是一种天性。生来就是要画画,不走寻常路。

  从锅炉房到生面店

  1972年,杨可迪出生在横山桥的一个市井人家。百年生面店里长大的男孩,自小爱好自由与艺术。“小时候我就爱写写画画,最不喜欢背书。”杨可迪如是说。

  高中毕业后,20岁不到的杨可迪进入时下最火的乡镇企业工作,在锅炉房中挥洒汗水。后来因体现出绘画上的才能,被调往办公室做宣传文秘工作。“在企业中工作了六七年,我始终想要全身心地投入到绘画创作中去。”就这样,在2000年前后,杨可迪离开工厂,正式开始了绘画生涯。

  在祖传生面店对面,他建起了自己的小小画室,开始一边做面条,一边画画。“一有空我就从面店里跑出来,到画室里画画。幸而家人十分理解支持。”也正是在这段时间,他结识了一批本地画坛青年才俊,参加了武进书画院等机构举办的培训班,这才真正迈进了艺术之门。

  “我不是科班出身,没有名师指导,以前就对着书乱画,不得章法。画得漂亮,有几分像画册上的样子,就感到很快乐。”杨可迪说,得到武进书画院陆琨老师的指点,他逐渐摸索出山水架构;惊艳于画家朱利群的作品,他也引激情与灵气入画;得益于画家徐保林亦师亦友的引领陪伴,他在为人、作画方方面面都进益良多。

  半生唯爱写意山水

  “2005年前后,参加了一些全国性的大展,见识了许多大师画作,审美观、价值观都发生了质的改变。”杨可迪说,“后来,就索性专职画画了。”

  那时候,一画十几个小时、忘了休息是常事,也因为画画放弃了很多娱乐与交际。

  从20多岁到年近天命,杨可迪断断续续画到了今天,现在他仍然保持每天至少三小时的作画时间。

  诸样笔墨之中,杨可迪唯独醉心于写意山水。他告诉记者:“我也曾跟花鸟名家莫静坡老师学过一些花鸟技法,但我的性格还是更适合山水。”

  画山水,杨可迪亦偏重于水墨情趣,偶尔添加一些色彩,也是主观挥洒居多。“时人多爱工笔,在当今画坛,写意山水颇有一些式微。”杨可迪说,写意山水讲究笔墨功夫,讲究书法线条,讲究“得意忘形”,讲究“胸有丘壑”,而不简单的靠技巧堆叠。其中趣味,三天三夜也讲不完。

  观杨可迪山水,冲淡平和中有灵动细节,深浅笔墨中有宏大世界,线条、色块与留白之间和平共处又互相成就,无论是荒山上的石级还是蓝天下的屋宇,是高树下的山涧还是怪石上的苍柏,都想让人一探究竟。这一方笔下的小小画中世界,映射出作者几十年如一日的宁静恬淡的心绪。就这样,他醉心画里桃源,始终未曾远离过所扎根的家乡小镇。

  为人师者亦师自然

  “读懂这个社会、作出适合自己的选择并不难,难的是坚守初心。”杨可迪说,想要守住初衷、毫无杂念地画画,就要学会做减法,学会放弃。“画写意山水讲究‘从心所欲而不逾矩’,就是要在安守本分的基础上多出新意。”为此,杨可迪放弃了太多闹哄哄的名利诱惑,带着作品专注于继承传统,人与画都越来越疏淡平和。

  如今的杨可迪,耕砚于“和墨堂”之余,投身于美术少儿教育事业,在三个少儿艺术培训机构辗转任教。“孩子们都很喜欢杨老师,觉得他很酷又很好玩。”其中一个绘画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徐子晴表示。孩子们还给杨可迪画了几幅画像,有一幅是杨老师小酌之后、拿着画笔画猫的有趣画面。

  这份真性情,画中真善美,也是杨可迪致力于教给孩子们的。“眼下艺术培训班越来越多,要选择一家有‘灵魂’的,而不是简单地灌输技巧;而我,就想以微薄之力,给孩子们带去灵性课堂。”杨可迪如是说。

  在教课、创作之余,杨可迪还经常外出写生,这也是山水画家的必修课。“近年来,武进区美协组织的写生活动我几乎场场不落,自己也经常外出写生。”北方风景粗豪,南方山水秀雅,都留下了杨可迪的足迹。还记得太滆的渔火、嘉泽的鸟林、杨桥的酒旗以及身侧横山的笑颜吗?“每当我感到创作遭遇瓶颈,感到套路已经快要吞噬自己,我都会外出写生,流连眼前的山水,绘就笔下乾坤。”杨可迪说。

尽在疏淡山水中

责编: 蒋彩婷

相关新闻:
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(苏新网备):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

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